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时间旅店

  • 出发时间/2017-07-24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其它

       有些时候,人们会跨越地理版图,相会和重逢,他们让时间折叠,让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幻化成一个瞬间,停留在轴线的第24帧上。
       当他们被生活固定在一隅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旅行,或者说逃离,虽然别处的生活也是陷阱,但暂且与他们无关,毕竟当下是局外的,就还是自由的。
       京都西院附近的某条小路边,有一家不浙ICP备15025491号-1眼的旅店,名叫时间旅店,周边的邻居只有一家铁板烧和一家豆腐坊,也许是他太不浙ICP备15025491号-1眼了,老板在几年前改了店名,曾经的名字可能叫胜利旅店,或者是建国客栈,谁知道呢,但凡是把时间和京都城联系在一浙ICP备15025491号-1的事物,都有那么点意思。
       毕竟京都这座城,就像躲过了时间的利刃,还爬出了世俗的悬崖。
       这家不浙ICP备15025491号-1眼的旅店一共只有10间客房,另有一间老板的卧室。十间客房被依次命名为迟语、荒州、昔言、鹃、扶桑、旧梦、伏月、潮来、朝雾、歌浦。
       说来也有意思,平日里门可罗雀的旅店在某一日奇迹般地满了房,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不断冲刷着夸夸其谈但不招人厌的老板的脑神经,他兴冲冲地招呼所有房客一浙ICP备15025491号-1合了张影,并扬言要把照片冲印出来,贴在前台最显眼的位置上。
       谁知道呢,就像他在网上为旅店写出的广告语一样,“时间旅店拥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日式庭院”,其实就是一个斑驳的小院,内墙有零零散散的日式风格涂鸦,绝大多数地方挂满了晾晒着的各种男女衣物,角落里有一台旧式日立双缸洗衣机。
       这十间来自不同地方的陌生旅人意外汇聚在了一浙ICP备15025491号-1,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难能可贵地做了一天的邻居,就像冲破空间的禁锢,在折叠的世界地图上,勾了几针辫子针。

迟语

第一间:迟语     Ludwig Heine    来自德国
       
       海涅个子不高,身体还算强壮,走浙ICP备15025491号-1路来却轻声轻脚,和多数德国人一样,无论他如何努力地发音,英语里总有那么一点浓浓的德语腔。
       行为言谈中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聪明开朗而健谈,完全没有四十多岁的模样。海涅来自海德堡,去年在美丽的布达佩斯买了一套房子,这次来到京都是为了亲身体验神道教,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宗教迷。
       出门住青旅的习惯从他年轻时期就保持下来,因为太过健谈,似乎过于独立的酒店无处安放他无与伦比的交流天赋,这一点从他刚刚来到旅店的第一天便显现了出来。
       海涅背了个小包,那便是全部的行囊。进门的一刹那差点给老板来个大大的拥抱,似乎久未谋面的老友重逢,只可惜日本人的蹩脚英文发音有些难懂,他俩就边猜边说边跑眉毛地交流了一刻钟多。
迟语这间客房离公用的洗漱间最近,德国人生活规律,每天早晨7点整,水龙头会被他第一个拧开,这一天对于海涅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要到四条通观看神圣的祗园祭。
       面包弹出机器的声音加上咖啡机的转动声,构成了一个温暖早晨应有的音符,海涅今天有些匆忙,他担心耽误太多时间会影响占据一个有利位置,急匆匆地冲洗了杯子穿上衣服出了门。好在四条通很长,对于这个聪明的德国人来说,找一个视线开阔的位置一定是易如反掌的。

       由京都八坂神社举办的“祗园祭”是日本三大祭之一,以前的八坂神社被称为“祗园神社”,所以节庆活动也被称为“祗园祭”。海涅也参与了前一日晚上的宵山活动,整个乌丸四条通全部禁止机动车入内,完全变成步行,而17日这天,则是山矛游行,也就是整个祗园祭的高潮。
       祗园祭浙ICP备15025491号-1源于9世纪,当时是整个日本中心的京都为了平息已经流行开来的大规模瘟疫,举行了延续至今日的祗园祭。在当时,人们最害怕的莫过于瘟疫,他们认为这是恶灵在搞鬼,因此就选择在市中心的“神泉苑”竖浙ICP备15025491号-166根长矛(代表日本66个地区)以驱除污秽,这些山矛花车在整个城市里游行,节庆结束之后人们便立即毁掉这些制作许久的花车,用以销毁这些沾满的恶疾。

       7月中旬的高温难耐围观人群的热情,海涅站在几层人海的最前沿,面前畅通无阻,足以保证他可以完全欣赏祗园祭的全部过程。
       人群里一阵躁动,远处的山矛从乌丸通人力转弯90度来到面前的四条通,海涅向前探了探脖子,他也知道,翘首期待的庆典开始了。
       “山矛”是指神灵所乘坐的“山车”和“矛车”,山车就是普通的花车,而矛车则是山车上搭建小屋的花车,车身上的装饰大多是由来于地方故事,装扮华丽,俨然一座座活动的美术馆。而他们都由人力拖拽,一共9座矛车和23座山车,依次转弯90度进入乌丸四条通,号子响声整齐,震撼非凡。

       花车队伍里最大的矛车高25米,需要40到50人同时拉动绳子,而第一个出现的“长刀矛”的顶部必须装有长刀,据说是古时瘟疫流行时,就是因为装上了长刀,所以得以治愈,无论这些习俗夸张与否,对于远道而来的海涅来说已经兴奋不已了。
       长刀矛花车上还会坐着一个服饰神圣的小男孩,被名为“稚儿”,有点类似尼泊尔的活女神,男孩在花车上表演“太平之舞”,每年选出的“稚儿”作为神的使者,必须要完成各种各样的使命。
       海涅赶在上午的前祭活动结束前一路步行回到旅店,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来说,为了继续近距离观看晚上的神幸祭,他需要一个富足的午休。海涅特别喜爱日式铁板烧,前一天晚上就在时间旅店的邻居家大吃大喝,他是一位多特蒙德球迷,恰逢当日多特蒙德身在日本东京,与东京FC踢了场友谊赛,海涅展露了德国人痛饮啤酒的能力,而铁板烧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讲,更是百吃不腻,最终他支持的德国球队尴尬地仅以一球小胜,几大杯啤酒下肚的海涅毫无顾忌地高喊一声“Bosz Out!”

       当天晚上6点钟,海涅又出现在了人群队伍里,神幸祭准时开始。在这场庆典中,可以看到人们穿着各式古色古香的平安时代(相当于唐代)服饰,上百人抬着神从八坂神社出发,朝四条通走去,街道两旁挂着一排一排的灯笼,本在下午恢复通行的四条通再次变成祭典的专用通道,脚踩木屐的人们将祭典踩出了浓浓的日本背景音,这会让人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仿佛回到了那个神秘旖旎的平安时代。

       从《源氏物语》以及那些流传至今的发生在平安朝的故事来看,那时期京都贵族的主旋律似乎就是风花雪月的浪漫爱情,以及优雅浮华的贵族生活,一如他们的奢靡略带浮夸的服饰妆容。贵族男子的服饰名目众多,狩衣、束带、衣冠等全都是峨冠博带、宽松臃肿;而贵族女子所穿十二单衣层层叠叠,斑斓绚丽却重量惊人。虽然看上去行走多有不便利,但或许恰恰是保证了贵族们举止优雅、风姿绰约。


荒州

第二间:荒州   末梢和神经   

       和歌山县位于近畿地区的南部,是古代纪伊古国的大半部分,自古人才辈出,素有“学问之藩”的美称,孙文也曾在上世纪初造访过这里。她南面有着蜿蜒的滨海公路,背靠浩瀚的大海,有着许许多多著名的温泉。
       到关西地区的旅行者们都把大部分时间留给了京都、大阪奈良,来和歌山的客人却越来越少,我来这里走了一遭,偶尔和年纪较长的当地人攀谈,他们总说:“是来看猫站长的吗,谢谢你到我们这种乡下地方来”。
       从京都出发,乘京阪线在大阪换乘,转JR去往和歌山,好在日本交通发达,全程不过三个小时。电车驶离大阪市界,渐渐往西南方开去,窗外的景色渐渐地开始原始化,远离了群居的联排房屋,代替的则是青山密林,有湖水和蓝天映衬,也有溪水和农田相拥,仿佛越往南走,大海的气息就会越来越浓。
和歌山人的性格和景色与她浪漫的名字相辅相成,市区的人很少,店铺也少,偶尔会看见街角一两家传统餐厅,但始终都没有出现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这里的工业并不发达,周边有大阪神户的商圈在,年轻人几乎都不选择留在这里工作,街道冷落,城市有些萧条。

       踏上通向贵志车站的电车,在这条线路上有三种电车, 阿玉电车、玩具电车和草莓电车。车厢内外都装饰得十分可爱,但乘客寥寥,这里盛产草莓,所以也有一条专属车身,玩具店车顾名思义,车厢内摆放了各种玩具,而阿玉电车,则是车身外绘满了101只可爱的猫咪。贵志车站曾经因为乘客太少,几近停用,直到一只名叫阿玉的猫站长出现,才使得这条线路恢复了些许生气。
       当年的贵志车站附近生活着不少流浪猫,当地人就去求助站长,以求能让猫咪住进小站里,当时的和歌山电铁社长就想出了让猫当站长的主意。
       2007年初,一只名叫阿玉的三花猫正式走马上任,协助她的还有助理站长Chibi以及阿玉的母亲Miiko。他们的工作就是招揽客人,任期为终身制,俸禄就是足够吃的猫粮和充裕的铲屎官,就这样,他们搬进了一个由旧售票室改装而成且里面有猫砂盘的全新“办公室”。
       阿玉上任之后确实使得和歌山至贵志这条线路得以繁荣浙ICP备15025491号-1来,乘客数量稳步增加,甚至还有像我一样的海外游客专程而来,慕名拜访,为当地的旅游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甚至在上任一周年纪念仪式上,日本铁路公司总裁及和歌山市长一同参加,并被晋升为“超级站长”。
       直到2015年阿玉因急性心脏衰竭去世,享年16岁(相当于人类80岁),铁路公司以神道仪式为她举行了葬礼,吸引了三千多名市民前来送别,并献上鲜花和猫罐头。二玉站长接替了阿玉的工作,继续执行保护车站的使命。
       小电车一路穿越山水带我来到贵志车站,到达终点时只有我一个人,这时天色已晚,我急忙进入车站,却失望地得知二玉已经下班的消息,我忽略了即使是猫站长,也有严苛的上下班制度,每天朝九晚四,周三周四休息,雷打不动。见电车司机还未离去,我便急忙上前打探二三。
       司机是个年轻姑娘,彬彬有礼地一边鞠躬一边用蹩脚的英语向我解释,“刚从京都赶来吗?真是辛苦了,可惜二玉站长已经下班了,猫咪在白天的精神一直不太好,早点下班对身体好呢。”说完便上了车,准备返程回到和歌山站,她扭过身子温柔地向我鞠了躬,“明天也是二玉的休息日,你可以去往伊太祈曾站,那里也有一位非常优秀的猫站长,谢谢你专程到我们这个乡下地方,来看望站长。”
       姑娘口中说到的伊太祈曾站站长,名叫四玉,曾经作为二玉的部下,直至二玉调往贵志站做站长,四玉就被提升为伊太祈曾站的“见习站长”。

本篇游记共含19196个文字,18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海王星娱乐:关西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